当前位置>主页 > 欧洲赌球网址 > 永远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偶像是什么体验?
  • 永远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偶像是什么体验?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当他和第一任妻子离婚的时候,我刚好出生;
    当他在台湾高雄唯一一次用中文说出“我爱你”的时候,我刚刚学会说话;
    法官在法庭上接连宣判他14个“innocent”的那天,恰好是我在小学里第一次做升旗手,并且在台上演讲的日子。
    而当他躺在冰冷的验尸台上被锋利的手术刀割开血脉的时候,我还在我那座小城一所破旧的中学里焦头烂额地备战中考。

    至今想起我都无比痛心疾首:曾经有十四年的漫长时光,Michael和我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然而我却对此无知无觉,不曾珍惜过他仍在的那些日子。真的,每每想到我们曾呼吸过同一个地球上的空气,我都感激涕零。
    其实如果早些看到他的作品,我肯定会早就爱上他的,但是因为他许久没有新作品问世,我年纪又小,所以才一直没有在电视或者报纸上看到过他。直到那年七月,铺天盖地涌来的全都是有关他去世的消息,我在电视上看到一则缅怀他的新闻,里面插播了一小段You are not alone的MV,我看着电视里不算清晰的画面,突然就呆住了——这个男人真美啊!他的嗓音真是温柔无比啊!
    那个时候,我住的那个偏僻的小城还没有普及网络,我只能每天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新闻,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我甚至用MP3把他的歌声录下来,晚上睡觉前一遍一遍地听。
    我对他了解的越多,就越来越发现他的美丽和善良,越惊讶于他举世无双的卓越才华,然而我爱的那个人,他的肉却正在一点点地腐烂!于是那些曾经对我来说无足轻重的新闻报道,此刻都变成了撒在我伤口上的盐。
    后来我看到布加勒斯特那场空前绝后的演唱会,镜头每次扫到台下的观众时,我都嫉妒得咬牙切齿:你们居然可以离Michael那么近!你们居然可以在现场声嘶力竭地呼喊他的名字!而我却只能关掉所有的灯,坐在漆黑的客厅里,跟着视频里的歌声小声地哼唱。
    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的追星,唯一一次的疯狂,都是因为Michael。我愿意付出十几万二十几万的门票去看他一场演唱会,虽然这些钱在我家乡能买一个80平米的房子,我愿意提前一个礼拜一个月就到演出现场去等着看他彩排,翘课挂科在所不惜,但是我所愿意付出的一切,都已经不再有实现的可能。
    看到你亲吻Lisa,看到Debbie为你生孩子,看到Karen给你化妆,看到Elizabeth陪你过圣诞,我羡慕得要命。我不妄想成为Lisa或者Debbie,我甚至都不妄想真的见到你一面,可是我连在你下榻的酒店门外守夜都做不到。不知道你们看过蔡明很久以前的一个小品“追星族”没有,里面提到蔡明偶像的车溅了她一身泥,她却不愿意洗那件衣服,而是满脸憧憬地说:“这是多么幸福的泥点子呀!”看到这儿的时候我鼻尖一酸,要是我有机会能在Michael住的酒店门外守一晚,并且因此而感冒的话,那得是多么幸福的一次感冒啊!
    可能我这么说有些人会觉得我矫情,可是说真的,我觉得一个人一辈子要是都没为哪个人那件事疯狂过一次,这人就算是白活了。当一个人真的爱另一个人到极致的时候,他为对方所付出的一切都将是幸福的。而Michael,绝对值得我用自己全部的心血去爱他,他所给予我的,已经远远超出我为他而付出的精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Michael之后,我很难再爱上其他人,跟他比起来,我总觉得对别人的好感根本算不上是爱。特别是现在那些强行包装出来的所谓明星,在他面前真的毫无可比性。但我有没有喜欢过别的明星呢?肯定是有的,毕竟Michael不在了,没有新的现场可以看,只有过去的demo泄露或者发布能让我激动一阵子。我喜欢Taylor Swift,也喜欢Jake Bugg,但我对他们的新鲜感总是很快就过去,他们如果没有新的宣传,我肯定早就忘记他们了。“流行音乐界只分两种人,MJ和其他人”,这句话对我来说的确是真的。
    Michael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如果你深入地研究与他有关的资料,了解他的生平,从某种意义上你就能大致地了解美国或者说西方社会的一些特质。你会发现种族歧视有多么根深蒂固,宗教在他们的世界里占据着多么重要的位置,你会发现唱片公司对歌手的操控能力有多么强大,我曾以为舞台上光芒万丈的就是王者,殊不知舞台背后掌控财权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Michael对我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从着装风格到为人处世,我受他影响的细节数不胜数,如果没有他,我绝不会是今天的我,现在想起来,小时候的我就像是法国大革命前未受到启蒙的法国人民,而Michael就是我的伏尔泰,如果没有他,或许我这一辈子就将庸碌一生而找不到生命的意义所在。
    我家乡的教育水平十分落后,初一才学英文的26个字母,高一的时候我们班的英语老师是托关系进来的,他本人一句英文也不会(连最基本的单词“你我他”都不知道),但是那年我还是在全国英语竞赛上拿了二等奖,我最后的高考英语成绩是140(满分150),不算很高吧,但是在我们当地已经是很多年不遇的高分了。这一切,我都归功于Michael。
    Michael是典型的完美主义者,他能为一张专辑写六七十首歌,最后筛检到十来首,而剩下的那些他认为不合格的demo,现在拿出来照样令我惊为天人,可见他对自己要求有多么严格!我高中时一直把Michael的名字写在课桌的一角上,每次累得不想再学时就问自己,这样轻易放弃的人有资格喜欢Michael吗?你不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对得起Michael吗?直到今天我都还保留着这个习惯:当对某件事犹豫不决的时候,想想Michael会怎么做,想想Michael会希望我怎么做,然后我就有了答案。
    我最后的成绩是全市第一名,虽然是很小的一座城市,但已经足够我考上清华北大之外的所有学校。这一切,我也归功于Michael。

    偶像已死,有没有什么好处呢?有,可以勉强称之为有。
    我可以不必看到他七老八十、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样子。Michael是很在意自己形象的人,他肯定不希望歌迷看到他垂垂老矣的样子,在那之前,他大概会早早隐居,像他说的那样,在爱尔兰买一块牧场。而现在,他留在世人心中的形象,将永远都是50岁之前的样子,他将永远不会老去。
    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这些,我担心的是人老了以后神志不太清醒的时候,总会犯下一些难以饶恕的错误。你去看汉武帝晚年因为巫蛊之术搞出来的那一堆破事,再看看Chairman M 带领着我们“走过一些弯路”,越是精明的人老了以后越容易铸成大错,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然而巩固权力的意识还在,于是就滥杀无辜,于是就遗憾千古。Michael倒是不会做杀人放火之类的事,但是他从九十年代开始就出现了信任危机,他早就不知道身边还有哪些人可以相信了,为此他的确误伤了一些人。而且病痛的折磨对他来说的确是苦不堪言的,他吃的那些药和接受的治疗对身体的副作用是非常大的,还记得他在2002-2003出庭期间双手的水肿有多严重吗?唉,他本来就是个易于情绪化的人,如果长此以往,我很难说等他老了以后不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再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乱子来。我这样说可能有些歌迷会不乐意听,我知道Michael是全心全意地爱自己的孩子们,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但是你想象一下,如果Michael晚年因为药物和年纪大了而神志不清的时候,因为怀疑自己的孩子而做出什么让大家都遗憾的事情来,对他来说是不是更大的悲剧。
    而现在他死了,就完成了他没有污点的传奇的一生,后人追述起他来的时候,看到的应当是一个完美无瑕的形象吧!(别跟我提什么娈童案!娈童案是整个美国社会和人性丑恶的污点,不是Michael的污点!)
    高中学到克隆的时候,曾经让我狠狠地激动了一次。课本里描述的流程是那么的清晰而简洁,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我都仔仔细细地推敲过,我热烈地幻想过要重造一个Michael的复制体,就算不能百分之百和他一样,但至少给我个见到他的机会啊!说到底我还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承认永远不能见到他。有一部Eva Green主演的电影,叫《子宫》,说的就是一个女人克隆了自己死去的爱人,用自己的子宫孕育了这枚胚胎,并把他当作儿子养大的故事。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机会,现在我依然愿意像她那样做,算是给我一个机会,也算是给我自己一个交代。但我知道,Michael是不可能被复制的,他曾经所经历的一切造就了他,而那些经历是我无法复制也不愿意复制的。

    不会再有第二个你。再也不会。

    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我决定一个人到上海去。除了外滩,我几乎什么景点也没有逛,而是在一张太阳马戏团不朽巡演的海报旁边兜兜转转了整整一个下午,那张海报带给了我虽然卑微,但却至高无上的幸福!我幻想着,那是Michael TII巡演上海站的海报,我幻想着他就在离我不远的Mercedes-Benz中心彩排,我幻想着自己是一个幸福的歌迷,就要见到我朝思暮想的人了。形色各异的路人匆匆走过,而我像个精神病一样,站在马路边上直愣愣地盯着街对面的那张海报。
    我没有去看不朽巡演,一方面是因为我对马戏啊大型歌舞之类的向来没有兴趣,在Michael之前我甚至对音乐和舞蹈都完全没有兴趣;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演出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没有Michael本人参与的商业演出和作品对我来说没多大意思。
    当时自己拍的照片。

    有时候想想,的确很羡慕那些TF粉和EXO粉,他们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可以交流,有那么多海报和周边可以买,还有那么多数不清的机会可以见到自己的偶像,而我身边一个迈迷都没有。我们校门口几百米外就有一座颇有名气的体育馆,很多国内日韩甚至欧美的大牌明星都曾在那儿开过演唱会。每次看到体育馆外聚集的欢天喜地的小粉丝们,我都感到无比的遗憾,如果Michael还活着,说不定也会在我学校门口开一场演唱会呢。
    不幸中的万幸,Michael还留下了自己的三个孩子。如果没有他们,我真无法想象Michael会有多么痛苦,多么消沉。我打心眼儿里感激他们仨给Michael带去的治愈和安慰。基因真是个好东西!!!Blanket长的和他爹简直一模一样啊!你让我克隆我都未必能搞的这么像。昨天刷出下面这张新图的时候把我给高兴坏了,终于又看到三个孩子的合影,虽然和他们站在一起的那个人不是Michael……不过Blanket又长高了呢,而且没有发胖,Prince现在也是半个大人了,可以照顾弟弟妹妹了。我感觉虽然Blanket在外貌和性格上跟Michael很像,但是真正学到Michael为人处世态度的还是Prince,(你看他对自己生母的态度就知道他有多听Michael的话,作为长子,他一直都不想让父亲失望,连自己的梦想都和父亲一样——Movie director),期待他成就自己事业的一天。Paris只要幸福快乐就好,看到她爱打扮、秀恩爱、自拍,我就放心了。其实以前我也有过对她“恨铁不成钢”的念头,但是后来我发现,Michael其实从未想过要让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之类的,他只希望他们幸福快乐,尤其是Paris,Michael对她无疑是宠爱有加的,并没有太多约束和要求,那我们又何必苛求他的Little Princess呢?Michael曾在Prince的生日上说,希望他长大以后能明白the true meaning of success,which is love,真的,他们只要幸福快乐就好!
    私心放几张三宝的图,小时候真是太可爱了~~

    看Blanket的大眼睛!!!萌我一脸血!
    三宝的到来对Michael,对歌迷,真的都是莫大的安慰。
    回归正题。
    在考上大学以前,我一直生活在那个几乎与世界脱节的小城市里,我每次跟我大学同学讲我们那里的老师怎么把一个女生踹到住院之类的事情,她们都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为什么不报警呀?”“为什么不上微博曝光呀?”我总是感到很无力,没有办法跟她们解释,为什么我们对这些事情习以为常,为什么我们那里就没有所谓法制,所谓人权可言。如果没有Michael,我大概也就和我们那里所有的人一样了,永远停留在那个没有人权意识,没有自由民主意识的未启蒙的阶段。然而幸运的是,Michael为我打开了通向更广阔世界的一扇窗,让我看到当今的人类文明究竟发展到了怎样的高度。透过这扇窗子,我看到了原来妇女和儿童是应当受到尊重和爱护的;我知道了原来还有那么豪华的酒店,那么美丽的庄园;我知道了原来歌声可以如此美妙,舞蹈可以有这样的魔力;我看到了人类的极限的善和极限的恶,也体验到了极度的爱与痛苦。
    你知道为了那句“See you in July”我掉了多少眼泪吗?每年6.25的夜晚我都在窗前为他留一盏灯,8.29的时候会给他写一封信,然后默默烧掉。因为他我甚至不再害怕黑暗,黑暗从此就等同于死亡,而死亡从此就等同于你,而投入你的怀抱,我亦何惧?每次听到“Why did you have to go, and leave my world so cold”或者“Gone too soon”之类的歌词时,我心里都会猛地一紧。这世上有太多的细节让我想起你,自君别去,世间万物仿佛都在指向你,悲切总是来得那么突如其然、毫无预兆。但应该还是有比我更痛苦的歌迷吧,就是那些本来一直兴奋地等待着TII,甚至早已买好了票,真的准备See you in July的那些歌迷,我简直无法想象噩耗传来时他们内心的绝望——简直无法想象!我的痛苦是逐渐涨上来的,是温水煮青蛙,而他们则是一锅滚烫的开水劈头盖脸地浇下来。
    痛苦吗?痛苦。但是幸福吗?真幸福。我从不后悔爱上Michael,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必定是一条孤独而布满荆棘的路,但是我当真为他着迷,七年了,我对他的爱居然有增无减,连我自己都觉得惊奇,我越是了解他就越爱他,他的MV,歌曲,现场视频就那么多,早就看了无数遍了,然而还是爱,还是想看,还想再听。一个人一辈子能遇到一个这样的偶像,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Michael是不会死的,只有当世界上所有人都将他遗忘时,他才真算是死了。而当每一个孩子发现他的音乐之时,都是他的重生之日。我完全相信他的作品能够继续吸引一代又一代的人,真正的杰作总是经久不衰的,后世将像我们敬仰贝多芬一样敬仰他,而他也将在孩子们因惊奇而瞪大的眼睛中获得一次又一次的重生。

    至于永远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偶像究竟是怎样的体验,我想引用纳博科夫在Lolita中说过的一句话:
    I was in paradise. Paradise whose skies were the color of hell flames.
    But a paradise still.





    ~~~~~~~~~~~~~~~~~~~~~~~~ 分割线 ~~~~~~~~~~~~~~~~~~~~~~~~~~~~


    看到评论区的迈迷也有和我一样的心境真的很感动,能把自己的痛苦说出来并得到别人的理解对我来说的确是一种莫大的安慰,这是我第一次把自己关于Michael的感受这么大张旗鼓地写出来给人看,没想到会看到这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感触。
    以前每次看Michael演唱会的时候,都觉得他的凝聚力真是无与伦比,他的音乐能把全世界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阶级的人联合起来,至少在受到他音乐感召的那一刻,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千万颗心都以他的鼓点为节奏而跳动。看到那些外国歌迷一边跟着唱歌一边哭的样子,我觉得在那一刻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隔阂的——在那一刻我们能够完全理解对方的感受,尽管她来自遥远的罗马尼亚,哪怕那是二十几年前的录像,人类共通的感情在那一瞬间超越了种族国籍,也超越了时间空间。这就是Michael的力量,他的歌声能激发你身上隐藏着的最原始、最本质的人类情感。
    有时候我真觉得他就是人类通往巴别塔的钥匙(我指的是建造巴别塔时人类团结一致的那种凝聚力,不是最后上帝为此而将人类分散开来的那层含义),通过他,我仿佛能感受到巴别塔建造之前那时候人类不分种族不分语言亲密无间的那种状态。
    你走了,你点的灯还亮着。
    希望所有迈迷都能在Michael的指引下成为更好的自己。
    ~~~~~~~~~~~~~~~~~~~~~~~~~~~~~~~~~~~~~~~~~~~~~~~~~~~~~~~~~~~~~~~~~~~~
    评论区有人提到14个“innocent”的问题,我在这里做一点解释。事先声明,我对法律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下面的这堆东西是我在维基百科上一点一点摘出来,然后不认识的单词查词典,最后自己整理理解出来的,如果有错我概不负责╮(╯_╰)╭但是欢迎懂法人士指正。
    哦对了,为了防止不了解Michael的人看到这一大堆乌七八糟的东西对他产生误解,我还是先说一下,这些指控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出于某些利益原因而策划的阴谋!Michael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而且最后的判决也是全部无罪

    count 1, overt acts 1–28: 182(a)(1) – conspiracy, involving unlawful controlling, withholding, concealing, enticing, and threatening the accuser, his mother, his sister, and his brother, to commit:
    236 – false imprisonment
    278 – child abduction
    518 – extortion
    count 2–6: 288(a) – lewd act upon a child: four times plus one attempt (664): two times (counts 2 and 3) reported by the accuser, two times (counts 4 and 5) witnessed by his brother, while the accuser slept, and an attempt to have the accuser perform a non-penetrative sexual act on Jackson (count 6). 288(a) should not be confused with 288a.
    counts 7–10: 222 – administering alcohol to enable and assist oneself to do this (four times); in June 2005 Melville ruled that alternatively the jury can consider the lesser charge of just supplying alcohol to the accuser.
    count 11-14: The charges included four counts of administering alcohol to a minor, which the jury could find was done either with intent to molest (a felony charge), or without (a misdemeanor).

    我也不懂法律上的这些名词,但是查了半天资料觉得这些指控应该就是这么个意思吧……所以这十四项罪名分别是:
    count 1. False imprisonment(非法监禁)
    Child abduction(诱拐儿童)
    Extortion(恐吓、敲诈勒索)
    count 2. Lewd act upon a child(第一次猥亵儿童),reported by the accuser(原告Gavin自己指控的)
    count 3. Lewd act upon a child(第二次猥亵儿童),reported by the accuser(原告Gavin自己指控的)
    count 4. Lewd act upon a child(第三次猥亵儿童)witnessed by his brother, while the accuser slept(原告Gavin睡着了,但是被他的兄弟看到了)
    count 5. Lewd act upon a child(第四次猥亵儿童)witnessed by his brother, while the accuser slept(原告Gavin睡着了,但是被他的兄弟看到了)
    count 6. An attempt to have the accuser perform a non-penetrative sexual act on Jackson(试图让原告Gavin对被告实施非贯穿式性交,就是说被告强迫Gavin对被告做出除了实质性性交之外的其他sex related动作)
    count 7. 8. 9. 10. Administering alcohol to enable and assist oneself to do this (four times)(四次给人灌酒以方便自己达到目的)
    count 11. 12. 13. 14. The charges included four counts of administering alcohol to a minor, which the jury could find was done either with intent to molest (a felony charge), or without (a misdemeanor). (陪审团也可以考虑将上述7~10项罪名定为“提供酒水”的轻罪而不是“灌酒”)

    所以这一堆奇怪的指控里面,“猥亵儿童”是每做一次算作一项指控的,而不是整体列为一个罪名。而给未成年人喝酒这个事情本身有四次指控,每次指控又分为“故意的(灌酒,重罪)”和“非故意的(提供酒水,轻罪)”,这样光是MJ给没给Gavin喝酒这个问题就扯出八项指控!但是前面第一项重罪包括非法监禁、诱拐儿童和敲诈勒索三个大方面,却又仅仅列为一项罪名,作为理科生我表示完全不能理解法律这个诡异的东西……

    原文链接:http://www.021957.com/ouzhouduqiuwangzhi/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有哪些演讲对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