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恒星娱乐城 > 生活在环京津贫困带是怎样一种体验?
  • 生活在环京津贫困带是怎样一种体验?

    谢邀。
    说起自己所在的城市,一时百感交集,不知从何说起。
    我家在这座城市里,从收入上看,能算得上中上层,虽然我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工人,但是因为在铁路工作,却令人十分羡慕。
    我父亲退休之后,到地税局找了一份看门的工作,工资不多,就是图个人气,但是和里面的工作人员聊起来才知道,他退休工资有4000元,比在职副局长的工资都高,因为我父亲执行北京的标准,而与我父亲工龄相同的正科级干部,退休工资不到2000.
    退休的差距尚且如此之大,在职的就更是提也不想提,北京警方和我们有频繁的警务合作,每次到张家口来,我们都有不问工资的默契,真心不想受那个刺激。
    而这座城市之所以贫穷,并不是因为他的人民不够努力,更大的问题在于,靠近北京,这就是命运。
    张家口的孩子上学后,一定会听到这样一句话:“张家口,是北京的北大门。
    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张家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也是为什么明长城要修到这里,大好河山四个字熠熠生辉,经常上电视,只可惜,电视里并不会播放城门后的破败,小院子里的贫瘠。
    我上一年级时,第一次看电影,去了工人文化宫,看《妈妈再爱我一次》,如今已经二十八年过去,工人文化宫还在原地,还是原来的样子,我不知道这是一种纪念,还是对自己无力前进的自嘲。
    80年代中后期,张家口曾经有一段很混乱的时期,改革春风吹满地,张家口人民不争气,深圳建设经济特区,张家口建设军事特区,很多年轻人心思浮动,知道全国人民都在积极响应中央的号召,大力发展经济,但是张家口领导的意见是,不许去。还好我们当地很穷,并没有什么可偷,大家为了发财,都去了北京。
    有个流传在我们系统内部的笑话,说八十年代中后期,王府井大街小偷肆虐,但是张家口人去了最安全,两句此地话一亮,小偷不仅不偷你,看在同乡的面子上,搞不好还要给你些接济。
    1990年,改革开放十年之后,我第一次在张家口见到外国人,当时的景象让我们无比惊奇,那是两个美国人,带着一对女儿,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张家口这样的军事要地,外国人要来,必须逐个审批,这也让我想到初中同学,因为爬到水母宫那边的山上去玩,被解放军叔叔用枪顶在头上押送回了学校,大概每个张家口人都听说过,大山里直达北京的地道。
    有人说,整个张家口市区,地下大概有一半是空的,而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更好的保卫北京,生于此地可叹,生于斯时万幸,还好这些年还算太平,不然不知道多少人要成了炮灰。
    张家口如今是全国空气质量排名领先的城市,甚至成了河北省的头牌,但是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我小时候对春天的回忆,是漫天的沙尘,黄沙漫卷三分雨,劈头盖脸全是泥。犹记得某年沙尘暴刮到了北京,媒体上一片叱责之声,指出张家口在环境保护方面的不利,我们对此嗤之以鼻,我们张家口人民早就吹习惯了,你们现在才来瞎操心?也是在那之后,才有了三北防护林,种树的时候我们也捐了款,北京来的领导说了,国家补贴,你们先受益,这大约是一种恩赐。但是对不起,我毫无感激。
    那些年我还小,对生活也并不如何关注,也许是因为神经大条,所以自己吃饱喝足,并不去关心社会,父母工作稳定,身在垄断国企,虽然比不上官宦子弟,大小也算是个工人阶级,真正使我意识到张家口的贫穷,是在我上班之后。
    我记得有一年看报表,张家口全市500万人的财政收入,比唐山的迁安县还少几个亿。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要到很多基层派出所去,椅子断腿,屋子漏雨,偌大的县公安局要租房办公,甚至出现过一个县局交不起电话费,110报警电话都被掐掉的事情。到了一些比较偏远的基层所,整个所就一个民警,兼所长兼教导员兼户籍兼治安员,当年公安部倡导一警多能,我们绝对是达标单位,一专多能的所长同志很热情,要留我们吃饭,我们都推掉了,说句真心话,我们不忍心,所以那几年我们看玩笑,管下县调研叫“上山下乡”,并且没事尽量少去,减轻基层的经费压力。
    而那是2005年。
    有个故事我至今印象深刻,是在招待一个分县局大队长的时候听到的。
    某年接到报警,说是发现了盗窃嫌疑人,队里的兄弟赶紧就赶了过去,到达的时候嫌疑人正好从店铺里出来,开车就跑,后面两车警察赶紧追,嫌疑人开一辆崭新的帕萨特,刑警队开两个面壳子,大队长的原话,那破面壳子还没我跑步快!很显然,车是追丢了。
    有时候笑着喝酒,心里流泪。
    还有人说过,我手里这点儿经费,全攒下来也不够换车,兄弟们加班辛苦,就多吃几顿饭吧,所以后来群众们普遍反映,警察就喜欢公款吃喝。
    我刚上班就到了市局,分县局的同学最羡慕我的,是能按时领工资。
    半年一年不开支这种事,就发生在我身边,当年确实是存在罚款指标的,虽然不敢明说,但是大家都知道,不靠这个东西,就要饿肚子。所以那几年,正经案件没人搞,抓赌抓嫖抢着去,谁先完成任务,谁就能填饱肚子。所以群众们后来就反映,警察都是疯狗,专门欺负弱势群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全市警察都能按时开支,应该还是借了2008年的东风,到2010年才实现。
    我结婚第一年和我媳妇吵了一架,原因是单位办案出差,没经费,我全额垫付,媳妇老大不情愿,但是也知道这是工作需要。那年我工资2000,媳妇打工一个月500。去保定一共三个人带了一辆车,住了十一天,一共花了7000块钱,其中一天为了跟踪嫌疑人,光油就烧了300。人是抓到了,我去报票,领导问我第一句话:“怎么花了这么多钱?
    我把票往他桌子上一扔,扭头就出来了。
    其实他也不是难为我,确实没钱。
    后来过了半年多,单位才把钱报销给我,那半年,我们就全靠父母接济,度日如年。
    谁不吃这碗饭,谁就不知道这碗饭是苦是甜。
    有些领导花天酒地,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也看不惯!
    公安部门这些年倒掉了很多领导,别的不敢说,起码内部人士比小三的贡献多,只是小三在明,我们在暗,毕竟,我们还得端这个饭碗。
    穷不是可以犯错误的借口,但是绝大多数人的理性,不足以扛过这个穷字。
    曾经我们这里很流行混社会,那些人很好认,假金链子小手表,人人夹个小手包,秃头锃亮穿卡帕,纹个老虎好像机器猫。这一身置办下来,超过100块钱的算土豪。那些年轻人,手包里塞满卫生纸,鼓鼓囊囊,特别彰显身份的,还要拎半瓶农夫山泉,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哥们儿有钱吸毒,因为吸毒的人爱口渴,身边经常带着水。张家口人都不难看,年轻人稍微收拾一下,就显得比较精神,我们后来发现,抓人的时候认衣服比认人还方便,因为这帮人根本没其他衣服可以换。招收小弟的手续也很简单,带着把这一身装备凑齐,就算是入伙了,要是你再请他吃两顿有肉的饭,当天入伙,当天就能替你两肋插刀,拔刀就干。
    -------------------------------------------------------------------------------------------------------------------------------------------
    陪媳妇遛弯去了,继续。
    说起毒品,我们支队以前一直负责缉毒案件的统计,张家口是全省几大主要毒品产区之一,就在前几天我们单位还抽调了人员,到深山里铲罂粟。2004年,我们单位的两位领导就是在观察罂粟种植的飞机上遭了空难,其中一位是多年的老刑警,正当壮年,另一位是个特别可爱的老头,会玩各种乐器,可惜我与他们,只见过那么两面。如今十一年过去,山里的罂粟,年年铲,根不断,因为那山里除了能长罂粟,根本种不出庄稼。但是我们这么重要的毒品产区,每年海洛因的缴获量基本都是零,省厅对我们很有意见,后来实地调研才发现,不单警察穷,涉黑份子也穷,连我们的老板们,也抽不起海洛因,而我们当地最普遍的,就是杜冷丁片,抽片儿,在社会圈里,就已经是很高的逼格了,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有一年我们去抓一个涉毒的嫌疑人,照片上看起来,小伙子十分精神,衣着鲜亮,家住在我们市中心的新华街,进家之后我倒抽了一口冷气,一共不到十平米的房间,一张床,一张桌子,电灯、半导体,热得快三样电器,小伙子的母亲住在这里。对于孩子的事情,这个母亲已经麻木了,他只要能有一口饭吃,我管不了他干什么,据这位母亲说,孩子二十五了,偶尔回家也只能跟她睡一起。但是就这个条件,他儿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忽悠了个对象,居然还带回家来住过几个月,原话我也记得:“他们干他们的,我睡我的。”
    后来人抓住了,送看守所之前,我给他买了一套肯德基,以后,就只能靠他自己。
    这件事发生在2009年,他家出门300米,就是我们市的商业中心区,而这个贫民窟是如此有名,堪称是我市各路混混最大的根据地,当你转过高楼大厦的背后,就是砖房,小巷,屋子里裸露的土地。这里诞生无数都市传奇,九龙一凤,斧头帮,菜刀队,但是可能没人知道,使他们走上歧途的正是残酷的命运。
    张家口姑娘的颜值,我不是吹牛,在河北绝对能排到前三,家里再穷,打扮要洋气。我们开过一个玩笑,张家口姑娘有200块钱,100块钱买衣服,100块钱吃顿饭,有钱赶紧花,没钱想法赚。外地人说,你们张家口人心态真好,活得潇洒,那是因为,我们不敢相信明天。人得先有钱,才能有理财观念。贫穷可能摧毁了无数人的命运,但是也磨砺出乐观的观念,努力活好每一天。
    知友@抬驴仁波切说,在张家口,你有份稳定工作,有点儿小钱,虽然你还是一条单身狗,但是你是一条性生活和谐的单身狗,姑娘们对择偶的标准如此之低,不打我,给买衣服,管饭。如果约炮的话,满足最后一条就够了。
    我有一个朋友,退伍后分配到了事业单位,意外结识了一个本地姑娘,那姑娘很漂亮,谈吐大方,衣着亮眼,还舍得给他花钱,我朋友心里觉得很不安,怎么想也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一个林妹妹掉进了他的怀里,唯一奇怪的是,那姑娘从来不说自己在哪里上班,怎么挣那么多钱。后来他就来找了我,我帮他查到了那个姑娘,每隔半个月,就要去北京住几天宾馆。后来他们分手了,姑娘说,她攒够了钱,就重新开始生活,只是我想,她恐怕再也没法回家了。也是从那一次之后,我拒绝再给任何人去查宾馆。
    而能够攒到钱,重新开始生活的人是幸运的,还有无数姑娘,像花儿在夜风中消散。
    我们抓过不少年轻的嫌疑人,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出面来东跑西颠的,往往都是女朋友而不是父母,张家口的社会圈,第一痛恨没义气,第二就是痛恨劈腿,喜欢玩姑娘的小混混,大哥都瞧不起。甚至有些小姑娘,为了给对象凑取保金,舍得去出卖自己的身体,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无比震惊,而我基层工作经验丰富的同学们,却早已见怪不怪。
    贫穷,使人们不得不做出抉择,而这抉择,就是走出去。
    张家口最好的儿童眼科大夫于刚,去了北京儿童医院,现在是全国著名的小儿眼科专家,他的副手吴倩,也来自张家口第四医院。
    我高中所在学校的老师,稍稍展露头角,就被外地挖走,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薪资,根本无法拒绝,这也导致了更多优秀学生的出走,我有个教书的同学,她说,爱孩子,就别让他留在张家口。
    我高中所在的文科班,一共五十四名同学,如今还留在张家口的,凑不够一桌,并且不是在政府,就是学校,而与此相反的,在北京的一个区,就能凑齐十多人。
    我们不能回家,不能回来享受清新的空气,美好的亲情,我们只能选择雾霾,选择最近的大城市北京,回家,就意味着在落后中失去机会,在贫穷中失去勇气。
    我曾经看过一个数据,张家口这样一座常住人口只有七十万的城市(仅统计主市区),每年净流失的人口,将近一万。
    这座城市,他新鲜的血液正在不断流失,只留下白发沧桑的老人,见不到父母的孩子。
    我是幸运的,我家沾了北京的光,我还能陪伴父亲和孩子,我也是不幸的,因为我也曾有很多梦想,却没法走出去实现。

    原文链接:http://www.021957.com/hengxingyulecheng/10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中国古代神话能构成一个体系吗?如果能,是何种逻辑及联系?

    下一篇:没有了